加拿大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拿大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加拿大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2 04:12:2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港人“国家观念”重大纠偏 助中央与香港重塑互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法律中对中央直接负责执法和司法的情形的界定十分清晰,分别从空间、严重性和复杂程度三个维度来界定。”香港时政评论员、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前主席邓飞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所谓“空间”即当重大国安问题已不限于香港一城、而是对整个国家造成危害时,则不再由特区管辖;“复杂程度”意指可能涉及各种势力尤其是境外势力的卷入;而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规定再次强化了“国安事务是中央事权,中央对特区的国安事务负有根本责任”这一重要内容,是对“一国两制”中“一国”概念的再次强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,量刑从“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管制”到最高的无期徒刑,并做了相应的分档,例如,“分裂国家罪”一节提到,对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,处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;对积极参加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对其他参加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金紫荆广场(资料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港区国安法全文于30日晚正式公布,这部法律分为六章,共66条。内容涵盖维护国家安全的机构和职责、案件管辖、法律适用和程序等方面。香港与内地多名法律和专业人士当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立坚表示,我们再次敦促美方停止泛化国家安全概念,停止对中国的蓄意抹黑,停止对中国企业的无理打压,为中国企业在美国正常经营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视的环境。港区国安法明确,驻港国安公署对三类特别情形的国安案件行使管辖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关于在近日引发舆论关注的“追溯过往”条款,港区国安法中并未做规定,对此刘兆佳评论称,“法不溯及既往”既是中央对香港普通法传统的尊重,更是中央对香港社会的“一片苦心”。他强调,国安法订立的目标从来不是“搞大报复”,也没有“追究过往、秋后算账”的意图,而是面向今后,防止未来的动乱,这也给许多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“当然,如果继续执迷不悟,等待他的一定是严厉的法律制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兆佳对《环球时报》表示,国安法的颁布与实施将有助于重建中央与香港间的政治互信,这种互信在过去一年中因香港的动乱而遭到磨损。他表示,由于过去香港长期无法履行其维护国家安全的责任,中央担心香港变成外国势力用来遏制中国的“棋子”,“一国两制”的延续性与有效性一度面临很大挑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案件涉及外国或者境外势力介入的复杂情况,香港特别行政区管辖确有困难的;出现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无法有效执行本法的严重情况的;出现国家安全面临重大现实威胁的情况的。其余大部分案件则由特区行使管辖权。